歡迎訪問河南東鑫機械制作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 New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機手系上“安全帶” 農機穿上“保險衣”
熱搜產品: 小麥割臺   玉米機系列
關鍵字:

字號:   

機手系上“安全帶” 農機穿上“保險衣”

瀏覽次數: 日期:2016年5月23日 10:15

  隨著我國農業機械化的發展,各地農機保有量增長迅速,同時農機損毀、人員傷亡等各類安全事故也隨之增多。由于我國農機保險的相關機制目前還不是很健全,不少事故受害人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救助和補償,造成了一些“因事返貧”現象。近年來,農機保險特別是政策性保險在全國各地得到有效推動,加上一些互助保險、商業保險的輔助作用,為廣大農民和農機手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促進了我國農機化的健康發展。

  “這要得益于農機保險。”江蘇省漣水縣的農機駕駛員小夏說,他在駕駛農機作業時,發動機高溫起火造成機器受損后進行了大修,不到一個月,就從保險公司領到了賠付的2.7萬元。

  2013年開始,國家正式把農機保險列為農業政策性保險,享受政府專項補貼。3年多以來,農機保險開始在全國各地逐漸興起,并受到了農民和農機手的歡迎。農機保險既能在事故發生后及時補償農民的經濟損失,在事前也發揮著安全教育與預防作用,不僅為廣大農民撐起了防災防損的“保護傘”,也有利于恢復農業生產、穩定社會以及保障農機化的健康發展。

  保險讓農機不再“裸奔”

  “十年致富奔小康,一場事故全泡湯。”這句話在農村廣大農民和農機手之間一直流傳甚廣。

  據報道,去年10月份,江西省撫州市宜黃縣黃陂鎮霍源村村民曹四英的丈夫李佑發,開著自家收割機完成一天的稻子收割工作后,在檢查機子漏油時,幾百斤的割臺突然掉了下來,直接壓在了他的頭上,當場被壓身亡。然而,由于沒有購買農機保險以及事故責任難劃分等原因,曹四英不得不獨自面對這個困境。

  去年同樣“倒霉”和陷入焦慮的還有安徽省阜南縣許堂鄉富友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韓于喜。據了解,合作社有8臺收割機去河南永城市午收跨區作業時,其中一臺在田間作業時不慎撞傷了當地的老農。雖然在該縣農機局與河南當地農機局的協調下,被派出所扣押的收割機和機手都放出來了,“但沒有買農機保險啊,這一年的午收算是白干了!”韓于喜無奈地說。

  據悉,農機作業屬于高危風險行業,已被納入國家安全生產13個重點行業,每年事故率約為3%,傷亡損失率0.2%,死亡率0.01%。

  “一起起事故的背后是一個個陷入困境的家庭。”江蘇省農機局趙紅彬說,很多農業機械和農機從業人員,由于沒有農機保險的保障,幾乎就是處于“裸奔”的狀態,這就必然造成農機和農機手在發生意外事故后,缺乏及時有效的賠償補償途徑和權益維護渠道。

  很多人都知道,汽車發生事故后要第一時間找保險公司理賠。現如今,拖拉機、收割機等農機具已經成為廣大農民日常依靠的重要生產“工具”,這些農業機械在使用過程中難免會發生一些意外,農機保險自然就成了農機戶和農機手們的“保護神”。

  “只要在農機操作的過程中有人受傷了,不管是傷了別人還是傷了自己,農機綜合險都可以進行賠付。”趙紅彬介紹說,江蘇推出的農機綜合保險不僅“定人”投保,而且還“定機”投保,只要是合法操作人員操作被保險的農業機械,發生意外均可獲得保險救濟,這也符合農機使用風險救濟的本意。可以說,農機保險的出現給過去“裸奔”的農業機械穿上了一件“保險外衣”,為農機手系上了一條“安全帶”,真正是為農民解決了后顧之憂。

  各地漸漸興起農機保險

  農業保險是農業支持保護體系的一個重要環節,而農機保險則是農業保險的重要內容,不僅有利于促進農業集約化生產,提高農民保障水平,實現精準扶貧的目標,也有利于增強農民保險意識,推進保險服務業在農村地區發展。

  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大興鄉的李某駕駛農用拖拉機在行駛時刮碰了行人,經保險公司審核后理賠成功,日前收到保險公司打來的一筆理賠款。“幸虧有交強險,否則自己的損失就大了。遺憾的是沒有上商業險,如果上了的話,自己一點錢都不用掏了。”拿到理賠款的李某說。

  據悉,江蘇是全國最先開辦了農機具保險的省份。早在2007年,江蘇省人大修訂了《農業機械管理條例》,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將農業機械納入農業政策性保險范圍,為開展農機政策性保險提供了法律依據。

  去年,江蘇省農機局聯手省保監局創新險種,將分散的各種農機具保險整合為量身定制的“農業機械綜合保險”,主要包括農業機械損失保險、第三者責任保險、操作人員責任保險三個部分,形成了農機使用相對完整的保險保障體系,實現了一個險種多項保障。農民根據機械種類投保,保費多少、財政補貼多少、自繳多少,賠什么、不賠什么、怎么賠、賠多少,合同上一目了然,一次投保,一次簽約,一次繳費,方便易行,而且提升保證了額度,保障程度更高了。據了解,2015年江蘇全省參保政策性保險的農業機械超過9萬臺次,駕駛人員意外傷害險參保達78352人次,省級財政補貼資金2100多萬元,各市縣級財政補貼資金超過3000萬元。平均每個參保農民直接減少支出410元左右,出險農民獲賠金額最高可達45萬元。

  浙江省農機局于2014年與安信農保浙江分公司簽訂了《農機保險戰略合作協議》,推出了農業機械損失保險、操作人員及輔助作業人員意外傷害保險、第三者責任保險以及純農田作業拖拉機交強險。這份農業機械綜合保險基本覆蓋了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各種農業機械,如水稻插秧機、聯合收割機、糧食烘干機等,并針對不同機具設置4款保險組合,農戶可根據自身實際情況購買。

  全面推廣覆蓋尚需時日

  農機保險特別是保費少、賠付高的政策性保險,讓廣大農戶實實在在體會到了實惠。“農機盲點多,多多少少可能會出現點小事故。有了農機保險就踏實多了。我家拖拉機和收割機都上保險了,驗車的時候上,一上就一年,第二年再驗車時還上。最好是沒出險,其實咱就是弄個預防。”天津市武清區農機戶劉長瑞說。

  農機保險對于保障農機安全生產、促進我國農機化發展具有的重大意義。“但大連市大中型拖拉機和收割機在2萬臺以上,保險覆蓋卻還沒有達到5000臺,保險的覆蓋面比較小。”中華聯合財產保險大連分公司非車險業務管理部張華說。

  確實,目前我國農機保險的發展現狀其實并不是太好,不僅商業性農機保險全面推廣困難重重,即使政策性農機保險也覆蓋面不廣。一方面是大多數農機戶認為自己的農機具很少上路,因而不愿意投保;另一方面則由于投保率低,缺少規模支撐,拖拉機賠付率較高,保險公司也缺少開展農機保險積極性和主動性。

  浙江嘉興市的農機戶周祖民說:“保險賠償金額不高,不像汽車保險賠償金額那么多,這是我們農戶投保熱情不高的原因之一。此外,農機保險的保費偏高也讓不少人打了退堂鼓。”

  “因為農機保險大部分屬于自愿投保,部分農戶還沒有保險意識。”安徽省農機局胡道林認為,農戶接受和思想轉變還需要一個過程,除了在增加保險內容上下功夫,還要加大宣傳力度。

  專家建議,在全國范圍內,建立以農業政策性保險為主體、商業保險機構保險為輔的農業生產作業機械保險體系,并以實現“十三五”期間農機作業保險全覆蓋為目標,提出具體時間表;要抓緊制定出臺“農業生產作業機械保險實施辦法”規定保險條件,明確保險途徑,優惠保險費率;要將農業生產作業機械保險優先納入農業保險“擴面增覆”項目,允許把中央財政下撥到省級的購置農機具補貼年度結余,切出部分資金用于保費補貼,并統一規定各省級應安排專項資金用于農機保險補貼,盡可能提高保費補助額度。同時應建立農機保險風險基金,主要用于承保主體經營風險的保護。

所屬類別: 公司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產品展示

 
留言內容:
* 已輸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聯系電話:
 
小于等于32個字符(包含0-9、-、(、)、頓號)
聯系地址:
 
驗證碼:
   
 

地址:河南溫縣小金香工業區
傳真:0391-6516633
E-mail:[email protected]

頁面版權所有©河南東鑫機械制作有限公司    
豫ICP備06014479號-1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足彩任选九场预测分析